武夷山上的“红姐绿妹”(组图

2017-09-13 11:40

  被誉为“茶中之王”的6株大红袍的茶叶,冲至9泡以后,尚不脱原茶真味花果蜜香,天下茶客对此津津乐道,赞不绝口。因此清代即已名扬天下,距今已有380多年历史。

  依仗着高贵的茶叶品质和丰厚的文化内涵,大红袍母树被联合国批准的《武夷山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作为古树名木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

  2003年6月,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武夷山市支公司与武夷山市正式签订保单,以一亿元人民币的产品责任保险方式承保6株武夷茶王“大红袍”母树。

  2006年5月,武夷山市决定停采留养母树大红袍,实行特别和管理,从此不再用大红袍母树制作茶叶,最后的20克大红袍母树茶叶已经成为绝品,被国博收藏。

  那么,现在喝到的大红袍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母树大红袍无性繁殖、保持了母本优良特征特性的茶叶。目前,武夷山大红袍无性繁殖的茶叶生产已具一定规模,全市可供制作的大红袍茶园面积有4万多亩。

  即使这样,仍然固执地认为:6株母树威武不减,风韵犹在,回甘千里,母仪天下的地位没有。

  中外游客凡来武夷,必到天心岩九龙窠,瞻仰一下那亭亭玉立的6株母树的尊容,听导游讲一讲那“状元与大红袍”的故事,然后坐进与这6株母茶树遥遥相对的“母树茶寮”,一边慢慢品茶,一边注目着母树,仔细分辨着这6株母树树形、树冠、高低大小与颜色的区别,临了还咔嚓咔嚓留影,回去以后还要与人分享。

  眼前这个“母树茶寮”的主人,是生于武夷山下的“一红一绿”两姊妹,姐叫陈丹红,近四十岁,肤色恰如其名字一样泛着健康的红润,披一头过肩的浓密黑发,透着一股非常干练的;妹叫李绚绿,略显白皙,戴一副眼镜,扎着粗粗的马尾辫,说话有板有眼的。红姐绿妹结缘于母树茶寮。2006年,作为景区工作人员的“红姐”被分配管理母树茶寮。而“绿妹”则于1999年就来到九龙窠,在母树旁的凉亭里,跟着的师傅学习茶艺,从完全不懂茶的小女孩到给多位国家领导人沏茶服务介绍过大红袍茶文化的优秀茶艺师,茶的清雅之气,也润进了她的气质。

  “一红一绿”两姐妹成了一对掰不开的“鲜姜”,整日泡在一起,种茶、采茶、制茶、泡茶、喝茶、说茶、卖茶。她们把茶寮作为宣传大红袍文化的重要窗口,9年下来,与多位仕官文人、企业家、各阶层爱茶之人,只消一壶茶的工夫,便结交为茶友。

  “一个文工团团长,几年前在茶寮小坐,回后专门为我们写了一首歌。”“红姐”说。

  纤纤素手/点点红妆/红袍公主手把茶壶迎四方/盈盈笑脸/潺潺水响/岩茶芳香随着山风在飞扬/频频煮茶/杯杯斟满/美丽传说泡在茶中喜品尝/片片绿叶/微微/品茶难忘知恩图报的状元郎/啊/红袍公主/武夷丹山给你千种风情/你的美在青山绿水间绽放/啊/红袍公主/九曲碧水给你万种妩媚/你的情在悠悠茶香中传扬

  灵秀武夷山/仙丛出自壁壑川/流香丹绕千峰翠/落英红染九曲烟/恰得绚丽万缕霞/怡添绿意六株间/花红叶绿和春意/情洒名韵心自安

  这歌,这诗,只能出自这个得天独厚的母树茶寮,只能用于描述这的“良缘”—“一红一绿”姐妹俩。

  叙说这个“波澜”的过程,“红姐”的脸憋得通红,抑或是有些着急,整个过程没说几句话,倒是“绿妹”断断续续地回答着我们的提问。

  “我们守着6株大红袍快10年了,怎么说也是一份感情呀,怎么能让别人花钱买了去呢?她可是武夷山人最值得骄傲的品牌啊!”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凳都是那么熟悉,就连每块石头的每个棱角都刻画在她们的心里。更重要的还是,一红一绿、红边绿心,正是茶叶的典型特征,姐妹俩希望能够代表武夷山人,守住这个宣传、推广武夷山岩茶文化的窗口。

  对于“拍卖”,她们想不通,但该拍还得拍。“一红一绿”一咬牙,拼出血本也要保住“自己”的茶室。

  起拍价每年30万元,姐妹俩一追拍,最后以每年302万元、总共906万元“保住”了三年经营权。

  “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儿啊。”“绿妹”说,导游时总爱渲染“906”这个数字,一下子让游客都不敢进茶寮喝茶了。“都以为,在这里喝茶肯定要天价了,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价格和以前一样,一分钱没涨。”

  “小小的60平方米茶寮,平均下来每天要近1万元,怎么赚得到啊?”经营3个月下来,每天实际流水只有两千元左右,“一红一绿”每天都在巨大的压力中度过。

  “不后悔,要向前看。这茶寮一天在我手里,我就要好好宣传岩茶文化。”这次,“红姐”毫不犹豫地回答。

  五一小长假里,一阵太阳雨后,6株大红袍母树在岩石上,依然那样生机勃发,向着前来探望她们的游人绽露笑脸,毫不吝啬地着清香气息。

  游客们心满意足地散去,岩谷慢慢静下来。“一红一绿”坐在热闹了一天的“母树茶寮”,一如往日,一泡茶,无言品着,唯有茶甘依旧,唯有深情依旧。

  她们面向6株母树,双双,四目凝视,那感觉就像依偎在母亲的怀抱。母树,是她们的寄托,是她们的动力之源,母树的慈容,母树的仪态,可以让她们忘掉经营的压力,躲进旧日的满足。

  此时,她们会泛出享受诗意生活的惬意:“有时候,你看着岩谷里,最后一束阳光射进来,岩石都成了红色,衬着母树的绿,然后慢慢光影变化着又暗淡下来,一天的暑热消退,再沏上最后一盏茶,只想到了那句诗一样的话—岁月静好。”

  “不是有一首歌吗,叫越来越好,相信我们会越来越好。”红姐绿妹畅想未来,重重忧愁中含着一种坚定和信心。

  其实,人们之所以爱武夷,也就是爱其山、水、茶、人,爱四者浑然一体,爱到心灵深处,爱到无以言表。难怪有人说,古人追求“武夷山水一壶茶”,今人钟情“武夷山上两姐妹”!